联系我们   加入收藏   百度搜索

新疆棉花

2021-03-30 作者:花剑(李磊)   |   浏览(100)



我出生的时候,母亲用厚棉被
把我包裹,第一声啼哭
就这样落在新疆的棉花上
最北方的风,像碎玻璃一样刺骨
割破我的脸和嘴唇
还有凹陷的鼻梁
是母亲为我穿上厚棉裤
戴上棉耳套,和军绿色的厚棉帽
我一直觉得,我的脑袋
就是一个棉桃,青涩挺拔
在新疆明亮的阳光下
总算保留了一点帅气的样子
从那时起,新疆棉花
就是我灵魂的标记,如一根针
缝合破碎的命运
白雪纷飞的黑夜,我戴上棉手套
扣紧军大衣,大地在寒冷
而我的心在燃烧
有时,你会看到我的伤口
那是棉桃张开嘴唇,想说出真话
有时,你看见我在颤抖
那是棉花在冷雨里变黑了
棉铃虫在花朵上成蛹
警醒这个时代:该是撒药的时候了
这个世界病了,病毒在人心里
他们比棉铃虫还要阴暗
而我的白棉花,洁白得如冰山雪莲
 
2021.3.29.于广州